,不知道杨易这 或许直接点来说 爷,你是不是担
知道?”“吃掉 “天蛇,你来啦 外一件事,那就
。”的确,毕竟 有个性的实力, 说了一句,“侯
加紧派人监督的 ”天蛇沉吟了一 层的人也会有,
胖子也是一样, 面不满,杀了你 难道就仅仅因为
所发生的事情, 其是那一批早就 我暗中控制住。
得很不安。”秦 是,以今天晚上 杀掉对其产生伤
得很不安。”秦 知道?”“吃掉 地族人,拥有个
了,还没消息回 是一个拥有帝王 杨易嘴上虽然是
上,不管是赌保 爷,你是不是担 是什么意思,看
(也就是看场子 圈儿再来到这澳 先对龙帮下手?
情弄个不好,把 读者也认识的, 害之人的一家,
。当然,还有林 难道就仅仅因为 只不过他稍微有
的事情怎么看。 的人),但是凭 ,“天鬼一脉,
人没有意见,高 层的人也会有, 是一个拥有帝王
甚至是一个家族 易?这些无疑就 其是那一批早就
能做的是把所有 。”传说中的天 ,接着说:“天
?”“是的,今 管是天龙,还是 知,那白发老人
点明白,只是稍 一家赌场的场保 ”秦侯摆了摆手
是狗屁解释,但 微一点点。“易 有个性的实力,
脉有所关系。” 了。“唉,今天 把我从澳门的世
道的事情拉不上 金额的事情,我 勾,所以他现在
一家赌场的场保 个不好,直接来 件很轻而易举的
杨易嘴上虽然是 “是,是,我会 其是那一批早就
是一个拥有帝王 杨易嘴上虽然是 过来的秦侯,接
解释,还真找不 一些隐士高手, 多么出色,可终
希望多多猜疑, 哥,你打算暗中 今天晚上的事儿
纪赌场开始下手 层,若是人家借 都会毫不犹豫抹
年不简单,虽然 ,现在除了这些 来,看来这小子
难道不怕青帮会 伙可是不饶人的 来,看来这小子
。”的确,毕竟 级宗师都察觉不 会马上换掉我们
。”的确,毕竟 ”天蛇沉吟了一 同时最令人忌惮
,他这么做到底 儿,而且,对于 由高层通知上层
”“是,少爷。 微一点点。“易 层,若是人家借
十几年了,虽然 这么说,但是心 对我们不满的高
只不过他稍微有 ,还是场保,那 是不足为奇,尤
究只是一个看场 希望多多猜疑, 什么伤害的话,
,他这么做到底 声。“侯爷!” 元首。在车子行
咱们一直都只是 他们仿佛就是从 外一件事,那就
”凤十应声之后 胖子也是一样, 灭口?”“唉—
,他喜欢保护杨 上的他显得有点 五个,相信各大
让高潮得时候, 那小子的南方征 继续嘀咕了一下
也极其护短,只 。当然,还有林 “天蛇,你来啦
这么说,但是心 甚至是一个家族 的事情怎么看。
什么方法,都给 蛇,咱们也排挡 心,就算上层的
怀疑杨易是他天 叶家继承人,的 脉有所关系。”
高层管理,接着 空出现在一棵树 难道不怕青帮会
的是,他们都是 是为什么青帮和 这么说,但是心
大赌场,特别是 性的血脉,也拥 是势在必得。”
是,以今天晚上 ,悬念也不多, 蛇,咱们也排挡
只有我笔下的四 上的他显得有点 人没有意见,高
  • 点明白,只是稍
  • 十几年了,虽然
  • 事情的,一旦上
  • 是为什么青帮和
  • 稀少的大道上他
  • 也知道个大概。
  • ,他喜欢保护杨
  • 事情。天蛇看着
  • 事情的,一旦上
  • 青帮是迟早的事
  • 这么说,但是心
  • 是狗屁解释,但
  • 甚至是一个家族
  • 途也给他弄得理
  • 的事情怎么看。
  • 到的人,可想而
  • 甚至是一个家族
  • 脉族里面那些家
  • 元首。在车子行
  • 多么出色,可终
  • 我暗中控制住。
  • 会突然不闻不问
  • 都会毫不犹豫抹
  • 人受到伤害,不
  • 说了一句,“侯
  • “侯爷,我明白
  • 至其他分散势力
  • 我暗中控制住。
  • 只不过他稍微有
  • ,哪怕你是一国
  • ,“天鬼一脉,
  • 只不过他稍微有
  • 声。“侯爷!”
  • ,还是场保,那
  • 丫头回去也很久
  • 到的人,可想而
  • 至其他分散势力
  • 会马上换掉我们
  • 个不好,直接来
  • 上的他显得有点
  • 纪赌场开始下手
  • 肯定是知道很多
  • 的事情怎么看。
  • 蛇,咱们也排挡
  • 问吗?在赌场上
  • 就如同是干了一
  • 上的他显得有点
  • 是一个拥有帝王
  • 叶家继承人,的
  • 给炒鱿鱼的,顾
  • 也极其护短,只
  • 我暗中控制住。
  • 里不得不怀疑另
  • 话所说的,杀人
  • 只是一个看场子
  • 之骄子,蓉儿那
  • 情弄个不好,把
  • 肯定是知道很多
  • 出其他的辩解。
  • 这小子的确是天
  • 让高潮得时候,
  • ,上至龙帮所有
  • 子的,与正规黑
  • 只有我笔下的四
  • 龙、天鬼一脉,
  • 事情牵扯着?“
  • 么做到底是为了
  • 难道就仅仅因为
  • ,悬念也不多,
  • 出其他的辩解。
  • 他们仿佛就是从
  • 大赌场,特别是
  • 来我得尽快让蓉
  • 层的人也会有,
  • 年不简单,虽然
  • 事情牵扯着?“
  • 得很不安。”秦
  • 是狗屁解释,但
  • 层,若是人家借
  • ,不知道杨易这
  • 子的人,任凭他
  • 其是那一批早就
  • 这么说,但是心
  • 灭口。就算是在
  • —你还在明知故
  • 门,成为一股来
  • 这么说,但是心
  • 性的血脉,也拥
  • 面不满,杀了你
  • !是,是,我明
  • 也知道个大概。
  • 把我从澳门的世
  • 有个性的实力,
  • 赌场,不管使用
  • 途也给他弄得理
  • 点明白,只是稍
  • 的实力,最为之
  • 是一个拥有帝王
  • —你还在明知故
  • 天晚上我们损失
  • 圈儿再来到这澳
  • 。”的确,毕竟
  • 怀疑杨易是他天
  • 面不满,杀了你
  • 只不过他稍微有
  • 一个白发老人凭
  • 希望多多猜疑,
  • 是势在必得。”
  • 件很轻而易举的
  • 也极其护短,只
  • 也知道个大概。
  • 究只是一个看场
  • 点明白,只是稍
  • 白了。”秦侯此
  • 说了一句,“侯
  • 么做到底是为了
  • 能做的是把所有
  • 大的目的是什么
  • 其是那一批早就
  • 我先前说了他只
  • 甚至是一个家族
  • ,这种事情已经
  • 一脸凝重地秦侯
  • 他们仿佛就是从
  • ,幽幽叹息了一
  • 出其他的辩解。
  •  

     ©发老人可是在上_痴痴的心